2018年即将过去,但对同享出行规模而言,这个冬天格外冷。继两个轮子的同享单车“遇冷”以后
,四个轮子的同享汽车仿佛
也“出事”了。与同享单车ofo一样,同享汽车途歌近期也因用户退押金困难一事,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过,同享单车的押金惟独99元,途歌的押金却高达1500元。

途歌也遭受
“讨债门”

同享汽车的大退潮

各类“同享”形式涌现后,为生活带来便捷的同时也留下了诸多问题,其中最让用户难以接受的便是“退押难”问题。

2015年9月,途歌出行的APP上线,与大多数同享汽车模式相同,途歌采用的也是“押金”+“分时租赁”的模式,用户注册成功后缴纳1500元押金,就可以使用手机在任何时光自立完成订车、取车、开关车门、还车业务。同时,按照其经营规则,用户在最后一笔定单结束20天后方可申请退款,而1500元押金需求7-15个工作日才可以到账。据悉,途歌提供的车型都很不错,有漂亮的Smart、Mini Cooper甚至还有宝马、奥迪等。

一度被以为“潜力股”的途歌,最近也遭受
“讨债门”。前不久,途歌位于北京东四环中路的嘉泰国际大厦的总部被要求退押金的用户“包围”,在网友们晒出的照片及视频中,现场一片散乱,公司内部的大部分办公位也处于闲置形态。途歌北京总部登记人员默示,对线下登记的用户优先退押金,每天确保能退15人的押金。这意味着,若是按照途歌此前宣称的200万注册用户数量,若要全部退完,粗略估计需求三百多年。

早在用户群体“讨债”之前,就有很多
途歌的用户反映,本年9月份时,途歌就已经涌现了押金难退的情况。很多
网友默示,如今途歌的“讨债门”场景与去年的酷骑单车的破落如出一辙。有网友调侃称:“这辈子代步对象带的最远的路可能等于你们的套路了。”

杭州“麻瓜出行”颁布发表停止办事

盈利模式不清晰是最大痛点

途歌并非是唯一身陷困境的同享汽车企业。早在2017年3月,友友用车发布停止经营布告。同年10月和11月,主打中高端市场的EZZY和同享汽车SHAREN GO相继“消失”……

切实本年在杭州也有一家同享汽车企业颁布发表停止办事。2017年7月,麻瓜出行开始将第一批同享汽车投放到杭州,首批车型采用的是众泰E200,以后
又添加了北汽EC200。不到一年,这家同享汽车企业便在本年5月颁布发表正式停止办事。事实上,要不是此次停服布告,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麻瓜出行。

同享汽车的本色切实是分时租赁,由同享汽车企业出车布点,用户通过扫码的体式格局进行交易,以时光为刻度进行生产,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车辆投放、泊车、经营、充电、维修保养等一切开销都需求同享汽车企业自行承担,这使得同享汽车成为一项重资金投入的产业。

业内人士以为,盈利模式不清晰本等于同享汽车行业的一大痛点。低廉的租金很难弥补运维、采购的巨额成本支出,只能靠不断融资甚至挪用用户押金来填坑,一旦融资碰壁,经营会很快堕入
困境,并造成用户挤兑押金的倒运景况。

同时,和大多数“定点取还”的同享汽车模式不同,途歌的模式是“随时随地取还”。在途歌与泊车场的配合网点内,用户泊车无需缴纳费用;而在配合网点以外
,用户有时则需求承担高额的泊车费。这种模式就很容易造成一些车因泊车费太高,导致无人使用。若是要让这些无人问津的车再次运转起来,途歌就只能先行垫付泊车费,无疑会进一步提升经营成本。

事实上,在途歌等同享汽车创业公司不断倒下的同时,滴滴、首汽等巨擘也在进入同享汽车规模。华旦天使投资CEO张洁以为,虽然目前盈利模式尚不清晰,但同享汽车配合出行网络的话还是有代价的,“就跟‘同享单车’最大的代价也是出行网络的一块拼图类似。”这或许也是传统汽车厂商和互联网巨擘们情愿试水同享汽车的一大缘由。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csrad.com